董校长|中国直销:不负卿意,但非妾身

  • 董校长|中国直销:不负卿意,但非妾身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专家观点

董校长|中国直销:不负卿意,但非妾身

候普传媒总裁  董玮

 

◐ 

自从某洋女童(事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某健大叔搞废以来,我就时刻准备终结自己的职业生涯,过一种真正属于自己的老年生活:上老年大学;和跳广场舞的大妈搭讪;到超市抢促销的鸡蛋;白天睡得鬼都唤不醒,晚上死人睡不着,半夜三更边做家务边听贝多芬的交响曲,诸如此类。

像这样反复按在地上摩擦,对一个行业不分青红皂白全面打击,打得毫无还手之力的情景,我要往回穿越四十多年才可以见到。如此震撼的态势,用现在孩子们的话来说,叫做把我吓尿了。

我想这回这个行业恐怕是药丸了。

从圣诞节到元宵节再到今天,差不多两个三十天过去了,这个舆情热点始不见衰减。这回的特点是,主流媒体从袖手旁观、隔岸观火到昂扬投身其间,《悲惨世界》里那个警长沙威一样死盯着不放,全天候、全媒体、全通道,配合一己所想和社会成见,火力全开,此起彼伏,就像一枚枚达姆弹那样四面开花,造成被攻击者五内俱毁,最近这些年来围绕舆情热点所做的文章中这回是最燃的。

这过程中,主流媒体也开始见拙。不仅有不到二十四小时内的匆匆撤稿,也有洗稿造成低级错误的尴尬,一时间玩得乱七八糟,啼笑皆非。追究起来,这是滥用权力的结果。阿克顿勋爵说:“所有权力都易腐化,绝对权力绝对会腐化。”

媒体似乎从来就是社会良心和正义的化身,过去、现在、将来都应该是“铁肩担正义”。但是媒体把自己的使命和所担任的社会责任看得太夸张了,就容易造成用力过猛、过偏,也就会不顾公信力恣意妄为,掌握不了尺度分寸。事实上,媒体在许多“维护正义”的事件上还使不上劲,它得看政治风向,顾及国家全盘考虑,敏感的话题上它还没有多少话语权,叫闭嘴就得闭嘴。

一直以来,尤其一些大媒体其实憋屈得很,精力旺盛无处发泄,这回总算找到了口子,所以一股脑地发泄了出来,顺带地,也向抢了不少风头的自媒体展示了胸肌,报了一箭之仇。

另一方面,媒体也不是希腊山头的神仙或终南山的隐士,它要吃饭,还要吃好。那些大体量的纸媒,现在吃饭吃得并不容易,许多报业集团纷纷撤销子报机构,大量剩余人员合并到主报,吃饭就更成了问题,所以它的子弹射向哪里是以资本的嗅觉为弹道的。每一篇扯事的文章中都伸出一只毛茸茸的要钱的手。我在一家省级报社待了四年多,忝为班子成员,大约知道一些内情。目前许多行业活得不好,直销业从前几名来看,还油水厚厚的。据说有些主流大报准备按图索骥,将九十几家拿牌公司挨个地搞,先搞谁后搞谁,顺序和企业的业绩成正相比。这样亡命地搞,政府迟早会警惕。

可悲的是,中国直销业在一众人的狐疑和挑剔的眼光,在来自社会各方面的成见中磕磕碰碰走了二三十年,因为种种原因,至今没有练成真功,没有金钟罩的保护,爹不疼娘不爱。这当然是自身也有问题。如果要问为什么媒体搞直销企业这么欢快带响,答案和问日本鬼子为什么喜欢抢老乡家的鸡一样:容易下手。

过去,媒体整一个企业的事,都是要遵守新闻纪律和职业操守的,要听取当事者各方面的声音,包括被曝光方的申辩,找有关政策依据,咨询相关专家的意见,力求事件的真相和公允,尤其在早期披露材料的取舍和性质的判定上更是小心翼翼,不做大胆想象、下妄语,因为人们在评估某个事物时,会被最初已知的相关信息所左右。但现在是新媒体、自媒体、毛媒体(我创造的名词,喻媒体多过牛毛)时代,拼的是时间,卖的是眼球。再加上直销的原罪就摆在那儿,不用费劲就能抓住它的尾巴。

舆情就像手提棒球棍四处闲逛的彪形大汉,行业就像衣衫轻薄的半夜下班女工,被抢了、被侵犯了还不敢声张,“噤若寒蝉”,大抵形容的就是目前这个样子。直销的从业者内心的苦楚很多,却无处述说。1977年罗伯特·库佛出了一本写罗森堡案件的人和事的小说《公众的怒火》,里面副总统尼克松有一句话:“我的罪名多得数不清,可没人知道真正的我是怎么回事”。这情形很相似。

◐ 

偏偏中国直销人一度内心是很丰富的,有些诗情画意,有思想,还有点傲娇。

几年前我写过一篇7000多字的文章《直销人的尊严和自我敬重》,谈到上世纪直销于美国诞生的社会思潮背景。19世纪末20世纪初,作为强壮小伙子的美国正处于资本主义经济发展的重要时期,国家舆论是要赶超英、法等老牌资本主义强国。为了把经济搞上去,就要求有功利主义的务实态度,发展每个人的主观性和创造力,尤其是天下平民的能量。(富兰克林总统曾经劝告欧洲人,如果你们仅仅是出身高贵而别无所长的话,就别来美国好了,因为美国人需要的是你能干什么,而不是你是什么人)在这样的情况下,美国诞生了一个本土的哲学流派——实用主义。

实用主义(pragmatism)一词来源于古希腊文pragma,其原意是行为、行动和实践,故而又称“实践哲学”“行动哲学”,它标榜自己是一种推崇人类经验、着眼于现实生活、注重行动的哲学。两个美国学者:查尔斯·皮尔士(1839~1914)和威廉·詹姆斯(1842~1910)是实用主义的创始人。

作为逻辑学家、自然科学家的查尔斯·皮尔士最初的有关文章是以阐述科学逻辑的面貌出现,起初并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直到1898年詹姆士把他的哲学冠以“实用主义”的名称大力推广,人们才把他尊为实用主义的创始人。威廉·詹姆斯当选过美国心理学会主席、国家科学院院士,2006年被美国的权威期刊《大西洋月刊》评为影响美国的100位人物之一(第62位),他有一个很著名的观点:40岁之前没有获得成功的人没有价值(萧伯纳应该非常赞成这个观点,他说,40岁以上的男人都是混蛋)。要快速抵达成功的彼岸,这正是成功学的一个核心观点。

最早的直销公司的创始人都是成功哲学的拥趸。嘉康利的创办人福里斯特·嘉康利本身就是一位哲学博士,写过“人生哲学”方面的书籍,福里斯特·嘉康利大叔是这样“励志”的:

你头脑中的想法,决定了你的心愿!

你头脑中的想法,决定了你的行为!

你头脑中的想法,决定了你的命运!

这是典型的实用主义观点。而1959年夏天,理查·狄维士和他的好友杰·温安洛在加州亚达城地下室创办安利公司之前,他们都做了些什么呢?他们参加过戴尔·卡耐基的课程,阅读过罗曼·文森特·皮尔和戴尔·卡耐基的书籍,接受过圣经老师伦纳德·格林韦的教诲,聆听过许多专业励志演讲家和经营事业成功的营销人员的演讲,及至他们创办安利公司时,他们的思想已经被成功哲学武装起来了。

看看理查·狄维士是如何漂亮地鼓舞人心:

安利的创业理念,是要让所有人拥有自己的事业

我最早创业受到了励志演讲家的鼓舞,因此我努力鼓励数千名安利营销人员站到人群面前,鼓励大家不断追求成长,为他们加油、对他们说:“你做得到!”这已经成为安利达到今日成就的一个关键。

所有的人都是有价值的、重要的……所有的人都有能力。安利成功的关键在于看到人们最好的一面……视每一个人为独特的个体,并相信他们

实用主义可以归结为一点:人们主宰着自己的命运。被誉为“国家哲学”的实用主义,点点滴滴浸淫于盛行了一百多年的各式各样阐述成功学原理的“美式哲学”著作中,并于20世纪80年代末登陆中国大陆。发端于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中国直销深受它的影响,每一个直销人都会背几段语录,力图践行它的思想原则。

直销与其说是经济活动,不如说是心灵活动,每一个直销人都是哲学家、思想家、诗人,某种程度上可以说,直销活动把人从封闭的思维和自我设限中解救出来,打开了心扉,放飞了梦想,尽管有些向着太阳飞翔的梦想翅膀涂了蜡。

在平民逆袭方面,直销差一点就成功了。在创造物质财富方面,不能不说直销人做得相对成功,但在精神财富方面,一直受困于社会薄凉的认可。一方面,直销人自我感觉甚好,新兴行业,朝阳产业,创业家,弄潮儿,敢为人先,勇于尝试;另一方面,社会评价南辕北辙,两者之间落差极大。

我们也津津乐道直销业对社会的贡献,解决就业,提供税收,增进民众健康意识,增强产品流通,强化产品研发,大健康产业重要生力军;我们拼命做公益,搞慈善,扶贫救困,纾解疾苦,为的是给自己一个正当行业的名分。一度我们的自我感觉极其良好,这种情况下甚至喊出了那个要“伟大起来”的口号。

现如今,满满的自信和外界贫乏破碎的认同的天壤之别一下子露出来了,那么多的仇视和恶意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呢?如果没有权健的事件,我们也许还真不知道自己在别人眼里究竟怎么一回事。

◐ 

社会对某些职业的嫌恶和看低不但司空见惯并且由来已久。英剧《唐顿庄园》(一部女王也喜欢看的反映上世纪10年代英国贵族生活的神剧)中伯爵家族老祖母瞧不起司机出身的三女媳,说她的穿着打扮“像一个卖保险的”。从事一个对社会有用的工作并不能保证分享社会的好感和正当愿望的实现,要不然某些人的优越感从何而来呢?对大多数人而言,身份认同的渴望和身份焦虑的煎熬一并存在。

一个社会给人划的最低也是最重要的底线就是自食其力,满足这个条件的,就应该给予一份尊重。而要获得尊重,首先要自重

曾几何时,我们不是也在嘲笑那些朝九晚五,拿着微薄的薪水还要受制于老板脸色的传统行业的人,嘲笑他们的保守和不思进取?我们不是说其他行业已死,唯有直销犹如一轮红日冉冉升起?夸大甚至虚假宣传在每个行业、任何时期都存在。徐福向秦始皇虚假宣传,弄得自己第三次出海就不敢回来了;超市卖的鸡蛋说是纯放养的土鸡下的,那些鸡要是真的不是人喂养的话早就死了。但直销业的夸大浮泛尤甚,把产品说成包治百病更是把自己和消费者的关系变成医患关系的愚蠢行为

很多祸根都是自己埋下的。哈耶克在《通往奴役之路》中所说的,“在我们竭尽全力自觉地根据一些崇高的理想缔造我们的未来时,我们却在实际上不知不觉地创造出与我们一直为之奋斗的东西截然相反的结果”,情况正是如此。我们现在谈重建价值体系和信任体系,都是一个紧急关口紧要的事情,也是长期努力的目标

直销本来就很功利,和传统做销售的唯二不同的是它配上了朵朵白云和悠然牧歌,故事讲得好,还有点神话附体。其实做直销的人知道并不是那么轻松能够一夜暴富,而是要经过几千个日日夜夜的积累才能换来赫赫战果,其中甘苦自知。有人说直销的自我封闭导致外界的不理解,我认为如果还是老样照做,还是封闭一点好,拿破仑不离开厄尔巴岛他就是安全的。未来直销发展还是得跟懂直销、理解直销、认同直销的人玩,求得外界广泛认同几无可能,也无必要

“伟大起来”之前先“正常起来”。这个正常也有赖于自爱和自重

千千万万个干直销的人都是些什么人呢?他们是我们的父母,我们的兄弟姐妹,我们的亲朋好友,我们的同胞,是和我们同根同种的生物。直销是他们养家糊口的一份工作,他们的愿望只是通过自己勤奋的工作过上较为宽裕、幸福的生活,他们也需求被他人注意、被他人关怀,得到他人的同情、赞美和支持。因为直销出了一些问题,就污蔑所有的从业者,这跟八十多年前因为德国发动了战争,就说德国人本身就是邪恶的一样毫无道理,这是反智力倾向,并且是人性中最坏的部分的体现,还是不要有为好。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直销团队网